The server is under maintenance between 08:00 to 12:00 (GMT+08:00), and please visit later.
We apologize for any inconvenience caused
Login  | Sign Up  |  Oriprobe Inc. Feed
China/Asia On Demand
Journal Articles
Laws/Policies/Regulations
Companies/Products
Bookmark and Share
wu ci fu lai bao hu sai er fang wen ji
Author(s): 
Pages: 29-35
Year: Issue:  3
Journal: Journal of Guangxi University(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)

Abstract: 1927年秋访问胡塞尔终于,几乎是在十年之后,我能够去拜访胡塞尔了。我获得了一笔六个月的奖学金。我可以确定将两个月用于弗莱堡,并且必须在1927年9月1日开始我的休假。我也是在这天去了弗莱堡,但胡塞尔还在黑森林里滞留,直至9月中才回到弗莱堡。因此我只有六周的时间与胡塞尔交谈。与此同时,我在这个休假期间至少要用一些时间将我当时准备的几项研究(“文学的艺术作品”、“外感知分析”和“关于认识论建基的一项考察”)中的一项研究进行建构,以便它可以进入到付印的阶段。因而我必须将这个在弗莱堡度过的时间分派给不同的活动。起先没有一个现象学家在那里。几天后弗里兹?考夫曼来了,我在哥廷根时期就认识他。胡塞尔一回来,我就去了他那里。我看到他十分健康,只是老了一些,且心情很好。马尔维纳太太就像是没有变化一样。我们立即开始进行学术交谈,这些交谈与以前一样,通常都是在晚上进行的。胡塞尔给了我他在1918年之后形成的各种研究(都是打字稿),让我阅读。首先是两个出自1921和1923年的带有“现象学引论”相同标题的讲座稿。①而后是“伦敦讲演”,再后是施泰因整理编辑的“观念II”,以及同样是施泰因整理编辑的“内时间意识现象学讲座稿”,再后是“《不列颠百科全书》条目”的第三稿或第四稿,最后是同样由施泰因整理编辑的“观念III”。我最感兴趣的是“观念II”,而“内时间意识讲座稿”则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。“观念III”是我在弗莱堡滞留的最后几天里才得到的,只能匆匆地浏览了一下。
Related Articles
No related articles found